子系言吾

Emmmmmmm
我不是太太,真的
小天使们可以叫我子吾#^_^#

与你7

7

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的安迷修呆呆地在门口盘腿坐下,顺便关上了门,餐桌上早就重新摆好了他们所要吃的饭,你说原来的菜去哪了?雷·不客气·狮+格·闷骚·瑞了解一下,笑容逐渐消失. jpg

格瑞和夙狸小姐等人定是在楼上玩国王游戏,不然埃米的声音怎么那么悲哀……可惜啊,不不不不,是可惜,是幸好凯莉小姐不在,不然这个游戏一定更热闹啊,不是,是更倒霉啊,指游戏参与者。

我的剑,在哪?要靠在下自己的直觉?凝晶,流焱。

此时远在外省的安莉洁正感应到一股元力,抬头望去,正是一抹蓝绿色的极光,很常见的景色,但在与那群乱咬人的疯狗打完后出现,就有些诡异了,消息不灵通啊!还是要靠自己,凯莉怎么还不回来,不对,消息消息不灵通,有人,有人!!占卜不出来,糟了……

当然远在q市的安迷修仍然不知道安莉洁那边的危况

有些对不起骑士道了,师傅啊,我到底是没有做到最后一条,我有了挚爱,却忘的很快,甚至他站在我眼前我内心毫无波澜,和见陌生人一样,哦,是有过恋情的陌生人

安迷修是最温柔,最无情的人,冷心冷肺

“安迷修,大哥和你没有关系”

“是的,在下……”

“卡米尔,我哥他知道,离婚证早就办好了,他们俩早就没有关系了,所以,以后少来我们家,哥,送客”

“呵,安迷修,知道最好,人贵有自知之明,老大才没有时间陪你……”

嘭!那是门被关上的声音……

从安莉洁吧把自己护在身后的那一句话开始,他和雷狮就再也没有任何可能安迷修非常清楚这一点,虽然在那之后独自在幽黑的屋子里待了一星期,对外借口是出差,可安迷修哪来的差出啊,自己就是老板,出去谈合同?手下那一群人是吃白饭的吗?这条理由连金的糊弄不过

到最后是下楼的格瑞看见在门口如同雕像一样坐着的安迷修。说格瑞心里面没有感慨的话是不可能的,但可惜他一生的温柔都给了他所挚爱的人儿,对别人也只能面瘫了,到底也是个痴情种子……

他们修身养息的时间太长了,长到他们误以为创世神没有发现他们的事情,但是后来的事情证明他们想多了,把他们当做玩具的创世神会好心的放他们离开?不存在的,人依旧是那些人,有增加的趋势,规则依旧是那个规则――强者为王,则生,则胜;弱者为寇,则死,则败。

“安迷修,安莉洁有东西留给你,在书房,金我现放留在这了,下午再来”在沙发旁定定的站了一会儿,眼角不经意间扫过茶几,一片狼藉格瑞抿了抿唇,径直走出门外,也不管安迷修在没在听,换句话说,听没听见

雷狮啊,真是不择手段的提示安迷修可惜你的一片好心?他可不会注意到已经上车的格瑞与从二楼阳台往下看的夙狸点了点头,一个交易而已,很划算

与你6

6
        安迷修呆呆地看着雷狮出去,罕见的心里没有对雷狮摔门的动作做出反应。
         但心里一直在想着刚才雷狮说的那句话,剑找到了,那么小马也迟早回来的,咳咳扯远了,当然安迷修会有马的事告诉谁谁都不信,就雷狮那个没有期限的醋王,能看安迷修骑到一个畜牲身上去?以前雷狮不可能让,现在?算了他们还有什么现在……
         咳咳,正经的回归话正题接着说
            安迷修知道他们原来的世界的一些东西,会不定时的到这个世界里一两件,但也有可能是他们在这个世界里一下生就带着的,比如说,凯莉的老骨头,金的矢量箭头还有雷狮的头巾。格瑞的烈斩,佩利的元力都是在他们恢复记忆后才找到的,那时候的元力早就因为在异世界里找不到主人被磨合的差不多了,远远比不上一下生在就在这世界里带着的强。
         但是,别忘了这可是凹凸大赛出品的啊,所以,很快有人就发现可以吞并他人的元力来增强自己咯,格瑞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不要怀疑呐,就是那个大型金毛犬发现的喽
         不过,实力越强的人,元力出现的越晚,但同样,     只要有足够的砝码,你的元力就会回来,你说佩利?啊,他可是杀了不少人呐
          以上为凯莉叙述,当时安迷修刚恢复记忆的时候听见凯莉这样说第一反应是不可能,毕竟让一个,安     ·   被无神论荼毒     ·    长达二十年的大好青年   ·   修,一次相信这样一个事情凯莉也觉得不可能,即使当她知道这是时第一反应是真好玩……应该说真不亏是星月魔女吗?
         但随着他记忆的慢慢恢复安迷修也不得不承认这件事的真实性与残酷性,毕竟在有头脑的人看来,这就是换了个游戏场地罢了,只不过比以前残酷了点,因为这里没有休战期
        所以,这就好解释为什么安迷修会有那么多不经意?的伤害了,安迷修只是不擅长动脑子的事情,但不表示他傻,在安迷修看来,这些人罪不致死,他们只是要存活下去罢了,不碍事,但是总有几个不长眼的来伤害他周围的人,比如说他的师父,师父就是……
           别看安迷修表面上温润,老好人,可亲的让人呕吐,但骨子里比谁都薄凉,他在乎的一共就那么几个人一旦动了,他能和你拼命,不死不休
        以上为雷狮的亲身体会
       难道,就是这些人促进了在下双剑的回归?但是不应该啊,当时在下明明,明明和……
         当安迷修在门口站了大概第二十分钟时,终于感到了冷,透彻心扉的冷,感觉创世神的玩弄手段更高明了
         于此同时安莉洁也感受到了来自创世神深深的恶意,比如说,眼前那一群见人就咬的疯狗和贪婪的垃圾
        当然,这是后面要提到的,至于安迷修,他现在完全不知道那边的情况,所以凯莉看见安迷修已经是一天之后了,但那时候有些事情已经晚了呢,安迷修,创世神有一个有一个无伤大雅的小游戏正在送达的路上哦,小心安全啊。
            
              

与你5


谢谢支持的小天使们     ^ω^     (≧3≦)
5
          安迷修绝对不会承认当时他有恍惚了一下,真的,一点也不想承认
            “果然在下就不应该对恶党仁慈”
             当安迷修说这句话的时候围观群众――埃米,夙狸,格瑞,卡米尔仔细的察了安迷修的神色。
                 眼里的湖水深不见底,嘴角依旧挂着一分亲近,三分温柔,六分疏离的笑容,并且耳根也没有红,更没有什么他们熟悉的小动作,一丝也没有,冷静的让人觉得有些可怕。
            雷狮对于安迷修这种反应当然是不满的皱了皱眉,切了一声,好似在发泄他的不满,以及安迷修对他的不在乎,又或者是在气他自己,于是那茶几便倒了霉,被雷狮狠狠的踹了一脚,还好那是安迷修精心挑选的茶几,为了避免以前和雷狮同住时被雷狮踹坏的茶几。
        埃米和夙狸当然是舒了口气,悄悄的溜进了书房,而格瑞依旧是顶着一张古井无波的脸,但至于心底里是是怎么想的,大概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卡米尔把帽子往下拉了拉,也没有说什么。。。。。看见埃米溜进了书房,抿了抿唇,看了一眼雷狮,也得到可许便也跟着去了。
           所以安迷修回头时便只发现一个站着的格瑞和睡着在他怀里的金,金是没什么指望,当然,在他醒着的时候还好说,这尴尬的气氛也许会被他打破,真不知道这才中午,金怎么会这么困,金的活力一直是爆表,难道是因为雷狮这个恶党来了吗?一定是的!!
             所以现在只能示意格瑞快把这个把这个像大爷一样的恶党带走了吗?
              用眼色使劲的示意格瑞,但对方也只是摇了摇头,面无表情的脸硬生生的被安迷修看出几分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幸灾乐祸的样子,然后在对方绝望加无奈的神色了里带着睡着的金上了二楼的卧室……
又一阵非常尴尬的寂静
    “切,安迷修,本大爷告诉你,明天凯莉要陪你妹妹去外省一趟,就是刚开始的地方,这几天是不能拍定妆照了”
          幸好不是在下先打破的尴尬
         这是安迷修听见雷狮说话的第一反应,听见内容恍惚了一下,接着就是疑问,凯莉小姐带着在下的妹妹去那里干什么?上次凯莉小姐的包不是找到了吗?上次……唔……难道――
            “别想了安迷修,你最不擅长动脑子的事。看你那可怜样儿,本大爷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一点吧,你的双剑”
         满意的看见了安迷修震惊的神色和微微张开的红唇快速的拍了张照,当然安迷修没有注意到
        “那可是你自己的元力,蠢蛋骑士,具体在什么地方,你自己感应吧,对了,顺便说一句本大爷的雷神之锤可是找到了,帕洛斯正在往回敢,希望在异世的第一战,你能让我满意,安迷修。啊,又或者说,双剑的安迷修”
         
          
                  
              
               
            
       

嘤嘤嘤,我不知道有没有落下的有的话告诉我啦,谢谢,没错,我在这里出场过😏

哈哈,作者在里面有哦😊

依旧是从贴吧转来的,不过我不是原创,😊以要授权

与你4

不知道发生了啥,刚才图片被屏蔽了???
从新发文吧

😊
4
          “安迷修,出来吃饭啦,安莉洁不回来啦,凯莉刚才给你……”和埃米做好饭并安顿好金的夙狸推开安迷修的房门,看见眼前的场景,后半句话生生的卡在了嗓子里
                “真是,不让人省心,睡觉都那么老实”夙狸,给安迷修盖好被子,轻手轻脚的退出了房间。
                 安迷修那个傻逼,明明自己就很可怜,却总有,温柔分给别人,不对,不是可怜,这个词不适合他
                   “埃米,你过来一下”
                 “啊?干吗啊啊”埃米表示他有些慌张,emmmmm夙狸从安迷修房间出来后叫他肯定没好事……
                 “你说……”看吧,看吧呜呜呜呜谁又惹她啦
           “安迷修是个什么样的人?”本来埃米已经准备好了来自夙狸的怒吼和调教时猛地听道夙狸这样轻柔的说话声有些愣条件反射的朝夙狸身后瞧了瞧不出意外的发现安迷修没有出来并获得了一个栗子……
                   这点倒是和老姐一样,喜欢打我头
                “大概,是个傻子吧……”
                   “傻子吗?倒是挺形象的”
                   双方都没有说话,直到金打破了这份沉寂
                   “夙狸,夙狸,格瑞说他要来诶,我想去接格瑞,夙狸~”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埃米但夙狸又给了他一个栗子成功的让他闭嘴
          “埃米,别闹”
              不是,谁闹了……
                “金,除了格瑞,还有谁?”夙狸循循善诱的像个乖阿姨一样的从金嘴里套话
                 “哎?除了格瑞?格瑞没说没啊,夙狸,夙狸,你想要其他人来吗?我去……”
                 “不用,不用,金你不用,谢谢金啦”
                      呵,也是,从金嘴里也套不出什么来,格瑞……
                      “嘻,不用谢我啦,夙狸,那我去接格瑞啦”
                 “金,等一会去接格瑞,你过先来一下”夙狸猛地抬头,把埃米招来用手机打上她想让埃米说干的话事
                 埃米有些惊讶,这个,不好办吧…… 好吧,我去就是的啦,希望卡米尔答应吧,在成功收到一个眼刀后屈服于她的淫威下……
                  “金,金?在吗?过来一下,金?”
                 ……一阵沉寂……
               “埃米,你看见金去哪了吗?”朝厨房喊了几声仍然没有回应,夙狸表示她有些懵
         “不用找了,金我带回来了”
             突然听见格瑞的声音,夙狸表示她更懵了……金走的那么快???
           “我刚才去接格瑞啦,然后格瑞把我带回来啦,对啦……”
                然而,事实证明,金的嘴永远比大脑快
           “……雷狮来了还有,还有”
               “闭嘴,要不是格瑞知道你去接他会迷路,本大爷早过来了”
                    “雷狮?”埃米绝觉的今天绝对是太糟糕了,比老姐让他去甜品店买苦瓜汁还糟糕
                 “恶党,在下请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呵,安迷修,出来了?本大爷还以为你那狗屁骑士道被你放弃了,好去庆祝一番呢,你说是吧,卡米尔”雷狮并不理会安迷修,大步走向沙发,像在自家一样吊儿郎当的坐在沙发上,腿搁在茶几上的时候发出响声,一如既往的狂妄
        说实话,这原来也是他的家,雷狮和安迷修的家……